首页 > 都市情感 > 正文

职路高升最新章节_小说职路高升在线阅读

2019-08-27 15:53 编辑: 指数:

经典总裁文学为您提供《职路高升》免费阅读!《职路高升》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情感,主要讲陈熙很意外地进入大集团任职,本以为里面是天堂,殊不知实际是地狱,他一路倒霉,却又顽强不息,从零开始,在尔虞我诈的职场路上,开辟出了一片天地……

职路高升小说试读:

一瓶我不认识的洋酒就在海阔天空的谈吐中见底了,我有点醉昏昏的,脑袋晕。凌微倒没什么异样,她只是脸色比刚刚红了些。我必须承认一个事实,她的酒量要比我好。

凌微上了厕所,我坐在沙发上抽烟,刚刚我没怎么抽,因为抽第一根的时候发现凌微不喜欢烟草味道,所以我压抑着不在她面前抽。男人嘛,应该绅士一些。

美滋滋地抽完一根烟,凌微从厕所回来了,一回来就说要走。我哦了声站起来,忽然产生了呕吐的欲望,我立刻站着不敢动,胃部平静了不翻滚了才踏出一步,然而我踏空了,一下子窜了出去……

“你小心点。”凌微及时扶住了我。

“没事,忘记了有台阶。”我呵呵笑了下,然后立刻又闭上嘴巴,我还是想呕吐。

“走吧!”凌微扶住我走。

我有点眼花,刚才坐着不觉得,一站起来问题就出现了!不过走了几步以后我不眼花了,甚至清醒了许多。因为,凌微扶住我,我们的身体近距离接触到一起,我感受到她的体温。最主要的是,偶尔还能蹭到她胸前的柔软的部份,那不但令我清醒,还令我某个地方悄无声息的沸腾起来。

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,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经不起诱惑。只是蹭到敏感部位而已,如果凌微一丝不挂在我面前,我要有怎么样的激烈反应?

心里产生了邪恶想法,我立刻鄙视自己,我怎么能这么恶心?怎么能这么亵渎她?她好歹是我的恩人,恩人是用来尊敬的,不是亵渎,鄙视。

走着,凌微说:“你怎么那么不能喝?你是男人呢!”

“男人全部都能喝?不是,我觉得是你太能喝,不是我不能喝。”她酒量比我好是肯定的,另外大概是我喝不习惯洋酒,喝啤酒我没那么容易醉。

“还好,我就脸红,从来没吐过。”

“哦,要灌醉你不是很困难?”我脑子又抽风了!

“灌醉我做什么?”

我后背在冒冷汗:“我意思是,哎,我什么意思呢?我也不知道,就随口说的。”

凌微哦了声,没有追问。

逐渐的,我越走越困难,整个重心偏向了凌微那边,所以她走得非常吃力,但她无疑很具有坚持的精神,扶住我一直回到她车里,把我塞进去,她自己上了车以后不停喘粗气。我还隐约听见她小声咕噜:凌微啊凌微,你今天到底怎么了?那么不冷静。

喘过气,凌微开车了,开很慢,大概不想我吐,尤其吐在车里。然而,我令她失望了,事实上从离开沙发那一刻起我呕吐的欲望就没有停止过,我只是一直在坚持。现在,我已经无法再坚持,不过我仍然用最后的毅力说出两个字:“停车。”

凌微知道我要做什么,因为她一直留意着我的状况。

所以,我一喊完她立刻就踩塞车,接着整个身子靠过来伸手帮我开车门。那一刹那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我忍不住了,车门一经打开立刻对着马路狂吐起来,期间我听见了凌微的一声尖叫。

吐完了、舒坦了、清醒了,我随手拿了车里的纸巾擦干净嘴巴,关上车门,靠在座椅里,觉得自己轻飘飘的。

过了许久,凌微都没有开车,我睁开眼看了看,发现她在揉着自己右手指尾,脸上露着痛苦神色。我稍微一想就起来了,她帮我打开车门的刹那我就忍不住吐,那时候她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,那声尖叫,是因为我撞到她导致她长长的指甲反方向崴了一下。

那样崴到最痛了,指甲越长越痛,所以我很担忧:“凌小姐你没事吧?”

凌微痛苦地摇了摇头,事实上她很痛。

“我看看。”我伸出手去抓她的手,抓的很轻,她的手指普遍冰凉,就是崴到的那根尾指火烫火烫的,我抓住以后迅速凑过脑袋把她的尾指含在嘴里。

我的举动令凌微很费解,她想要抽回手指,却无法成功。最后愣愣的看着我,好几分钟后我主动放开她,打开车门吐了口口水回过头,她还愣愣的看着我,我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道:“我妈教我的,我小时候手指有什么损伤我妈都这样。”

凌微有点慌乱:“哦,是吗?”

“是的,你还痛么?”

“好像没那么痛了。”凌微还是慌乱。

过了会儿,凌微开车了,把我送到家楼下,停好车以后她过来扶我。其实我能走,只是比较勉强,所以我并没有拒绝她的协助,况且我很留恋与她亲密接触的感受。我就给她指了个方向,我家楼道的方向,她扶着我走……

喝醉酒,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,对于昨晚的事情,我一点都不记得,我是怎么回家的,又怎么躺在床上的?我只知道,我一扎醒,已经快迟到了。

我飞快爬起床,来不及认真洗嗽,随便用毛巾在脸上抹了一把,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,冲出家门。

回到公司,整整十五分钟,我昨天把制度读得滚瓜烂熟,清楚记得迟到半小时以内扣除当月奖金的百份之五。这还不是关键的,关键是我是新人,上班第二天迟到,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。

“陈熙。”刚上班没多久,宁凝叫我,“你过来一下。”

我飞快跑过去道:“宁美女,有何吩咐?”

宁凝公事公办的口吻:“这是罚单,签了吧!”她递给我一张罚单。

上班第二天即被罚,哎,这是不是我亵渎凌微的下场?

整个上午我心里都忐忑不安,门外脚步声一响我就迫不及待望出去,同时祈祷来人不是凌倩。在经历过几次好结果之后的中午,凌倩还是出现了,我立刻丢人地哆嗦了一下……

“午饭时间推迟,全部到会议室集合。”凌倩的目光掠过我,带着阴险玩味。

我被她阴险的目光吓着了,我预感到她要整我,可我仍然要乖乖的跟她进会议室。走在后面,看着她一扭一摆丰仪的腰肢,丰韵的屁股,我再次产生了想踢她的念头。这个邪恶的女人,干嘛不让秘书来宣我们?亲自来就为了吓我一眼,无聊透顶啊。

进了会议室,凌倩坐在主位上,我们随便落座,沉默着。

过了好几分钟,有人敲门,是凌倩的秘书,身材好、脸蛋好,一头波浪式秀发,身上香水味浓烈,一个典型的白领丽人。她抱着一大叠文件进来,一人一份进行发放,她表情很严肃,发完后坐在凌倩身边。

拿到文件以后,凌倩肯说话了,整个人都变认真、专业了起来,都市女强人的气势油然而生。她神采飞扬,话语滔滔不绝,在给我们一组分配工作。

我要开始工作了,并且这个工作非常重要。

组长的职位空了出来,凌倩说组长由请产假变成了辞职,上面研究后决定在一组按业绩选拔,业绩不以长远计算,不是综合打分,而是临时安排任务进行单项打分,换言之我这个新人亦能参与到竞争之中。

倒霉的是,凌倩给我发的任务是整组人之中最糟的,这个女人明显针对我。

“好了,会议到此结束。”凌倩站了起来,冷冷地扫了我们一眼,然后道,“我希望这是一次良性竞争,不希望有人背后搞小动作,如果被我发现,我会毫不犹豫把他踢出局。”

说完,凌倩率先离开了会议室……

下午,我痛苦的翻着资料。这是个刚开张不久的新酒店,经营状况奇差,我的任务是想个好的策略把经营扶上正轨。

我介绍一下我的工作吧,我所在的销售策划部严格来说应该叫策划部,因为我们只负责策划,不负责销售。擎天集团旗下子公司涉及许多行业,但有个共通点,都需要销售,比如服装、比如饮料、比如酒店、比如旅游,都离不开销售,于是就需要我们这样的策划部。

当然了,擎天是大集团才有这样的细化部门,小公司都一体化,销售员自由发挥,两者之间的区别是,一个专业,一个更专业。

说回我负责的酒店这一块,之所以说糟,并非是因为大,在策划中大与小有时候没有实质的区别,大的往往会更加容易运作。

糟是糟在它是新的,经历过失败的销售策略,而凌倩又没有把失败的销售策略资料给我看,无法吸取旧策略的失败的教训,我如何制定新的成功的策略?总之就是糟。

老话说得好:宁得罪小人,莫得罪女子。

我怎么偏偏得罪了凌倩?

看组里的其他人,负责服装、旅游、饮料,都是轻松活。举个简单例子,服装、饮料,请个新代言人即能立竿见影带动销售。酒店请个明星入住能带动业绩么?能亦只能是当天,所以任何销售策略都注定要落后他们,这样的竞争等同于提前把我踢出局。

我是六点半才离开公司的,加班了一小时,结果徒劳无功,没找到类似的又成功过的策略案例,或许这一定程度上证明我所负责这个任务很难成功吧!出了大夏,往家的方向走,经过停车场侧面的一个出口,我竟然看见凌微的保时捷从里面开出来。据我所知,这栋大夏多数是公司,莫非凌微也在这里工作?她那么有钱,应该是老板的级别吧?

我胡思乱想着,保时捷已经停在了身边,凌微也看见了我。

凌微打开车窗后,我说:“凌小姐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到上面找个朋友,刚下来。”凌微笑道,“你在这里上班?”

“嗯,擎天集团。”

“哦,大公司。”凌微指了指副驾驶座,“上车,送你回家。”

我立刻拉开车门钻了进去,我并没有觉得不妥。

车子离开大夏很远以后,凌微看了我一眼道:“一般人下班都高高兴兴的,很少见你这样愁眉苦脸的,你就那么不爱下班?”

我连忙道:“我爱下班,只是……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!”

“是不是工作方面遇到困难?说说,看我能不能指点指点你。”看我有点反应不过来,凌微笑道,“怎么?你不信任我?我好厉害的。”

凌微口吻是说笑的,不过她目光中一股在流动的情绪却货真价实,仿佛她真的就是很厉害的。所以,我把自己所遇到的困难告诉了她,她想了想说:“成功的人不是赢在起点,而是赢在转折点。所以糟未必不好,绝处逢生,天无绝人之路,努力肯定有回报,摆正心态吧,越沮丧越不会成功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我说。

“何止有道理,这是真理。”凌微接着道,“我不是安慰你,我真觉得你的任务有优势,虽然看上去最困难,这只是我们看事物习惯性的角度问题。你试试这么想,如果你成功了,业绩肯定最好,酒店本身因为足够大,所以销售空间足够广阔。”

我听出了点味儿,不由自主道:“说下去。”

“别人的任务是服装、旅游、饮料,这些因为原本销售策略的定型,所以不会存在多大的上升空间。你的任务完全不一样,还没定型,比如旅业部有两百个房间,现在一天只能开出去十个,换言之你有一百九十个房间可以进行运作。”

“我听明白了,可我需要销售策略,我连旧的失败策略都弄不清楚,如何制定新策略?我真的没有太大信心。”

“不需要看失败的策略,你只要出自己的策略。”说完,凌微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,她是那样的认真,睿智,大概过了两分钟她才恢复说话,“其实不难,酒店是整体性经营状况差,旅业、夜总会、桑拿沐足、餐厅都一样对吧?你可以往这个方向考虑,相互扶持利用,抓住空间足够的这个优势。”

“相互扶持利用?”我稍微思考了一阵,理清思路道,“你意思是……比如我要销售旅业,那么就……桑拿沐足、夜总会送住宿,住宿送食物,吃饭则送住宿,这样进行销售?”

凌微点头道:“捆绑销售,互相扶持利用,从基础里创造更大效益。”

“凌小姐你太聪明了,这是一举多得的销售策略。”我很激动,我都想给她个拥抱了,当然,在车里无法完成,我亦不敢,“我必须对你致以十万分的感谢,经你这么一指点,我顿时茅塞顿开,信心大增,谢谢!”

凌微笑了:“既然这样,请我吃饭吧,我刚好有空余时间。”

我飞快道:“没问题,不过,我只请得起大排档。”

十几分钟后,车停在了一个公园边上,我们下车走路,走了两条街,走到江边,一个对大排档来说天堂般的地方。这是港海市著名的小吃街,全国各地有名的小吃在这条街都能吃个遍,而且价格非常低廉。而因为价格低廉,整条街人满为患,我和凌微找了许久才找到其中一个大排档有空座位。

“喝酒么?”坐下以后,凌微说,“吃大排档不喝啤酒好像没感觉的。”

我无所谓道:“你喜欢吧!”

凌微随即叫来服务生先要了一瓶啤酒,然后准备点小炒,她说我请她吃饭,理应由她点。我无所谓,我完全不挑吃,她跟服务生交流,我还能趁机给熟识的陌生人发个短信……

凌微点的小炒很快端了上来,我收起了手机,我们一边吃,一边喝,一边聊。必须说,凌微比我想象中要强大许多聪明许多,她的知识面极广,什么事情都或多或少懂一些,反应敏捷,脑筋灵活,对事物的见解往往能一针见血。而比较奇怪的一点是,她竟然非常熟识我的工作内容。

凌微说:“不要局限于策划,销售策略是死的,只有销售员才是活的,你们这些坐在办公室做策划的其实没有实际经验,只靠空想。想要脱颖而出,需要到最前线去熟识。策划,它不是机关算尽去赚钱,而是一项服务,一定要有针对性的想法以及丰富的经验,否则策划永远只是策划,不是成功。而成功,就是将一切的不一定变成一定。”

凌微说的非常有道理,我们做这个工作真的只有理论没有实操经验。让我做策划可以,让我搞销售真不行,当然,策划和销售是两个完全不同概念的工作,但它们相应而生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懂两个肯定比懂一个强。

和凌微聊天,会忘记了时间流动,一小时、两小时,一样意犹未尽。反正不经不觉我们就已经聊了两个多小时,在这两个多小时里面,我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说那么多心里话,我的人生观、爱情观,毫无保留。

“走了,再不走大排档老板就有意见了!”喝完最后一口酒,凌微说。她说话习惯性带着笑容,那样的笑容荡漾在她那张被酒蒸红的脸上,仍然那么动人心魄。

“估计早有意见了!”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双臂,认真看着凌微道,“今天好高兴,感谢你凌小姐,感谢你的策略,感谢你的赏脸,感谢所有。”

“不。”凌微否定道,“不是我的策略,只是提醒,后面是你自己想的。”

“无论如何,我很感激你。”

买完单,走了两条街回到车里,凌微送我回家,整个过程我们一句话都没说,却无声胜有声。

停好车,凌微说:“你家又到了!”

我表情认真:“你第三次送我回家了,谢谢你,凌小姐。”

“不用谢,不要老叫凌小姐就行,叫凌微。”凌微笑道,“小姐这个词都给玷污了!”

第二天上班,我开始有针对性地查资料,并根据昨晚凌微提醒我的方向去起草方案,我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写出一个初步策划案,接着实地考察一遍,我得看看那个酒店,这样有帮助。

凌微提醒了我,如果不是她提醒了我,按照我的习惯,或者说按照我们做策划的习惯,我们只会看拿到手的资料,而不会进行实地考察。听我这么说,你肯定能听出来,我去考察必须不能在上班时间去。所以,你应该也能理解,为什么我一下班不是往家的方向走,而是往相反的方向走。

走在路上,抽着烟,脑海里思考着策划案,忽然收到了微信。

熟识的陌生人:下班没?

我:理论上已经下了,实际上还要工作,而且是户外。

熟识的陌生人:哈,我幸运点,快到家了!

我:嗯,不说了,上公交。

由于下班高峰期,车上没座位,幸好我要去的地方不远,只是六个站。

到达目的地,一个崭新而显得四周寂静的酒店门前,我立刻打通了一个陌生号码。这是宁凝给我的一个号码,属于酒店这边的一个联系人,女人,三十多岁,妖媚型,打通电话三分钟以后她就走了出来接我,她腰好细,是那种特有形态的细,一扭一摆的走向我,充满着魅惑感。

“陈先生是吧?你好。”走到了我面前,她说。

“宁经理你好。”

她和我握手,然后道,“我姓宁,宁清,别人都喜欢反着叫我清宁,我是营业部的经理。”说完,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请我进酒店。

宁清一边走一边向我介绍情况,她说话速度很快,手舞足蹈声情并茂,很快把酒店的总体情况说清楚。虽然,我的注意力有一半摆在了不该摆在的地方,例如她纤细的腰肢,圆润的屁股,但我一样有认真听她说,所以我也一定程度上掌握了一些在资料里无法掌握到的内容。

“能带我去餐厅看看么?”现在已经是吃饭时间,我想看看餐厅有多少人。

宁清点头,再次做出一个请的手势:“这边请。”

我们先去看西餐厅,人很少,座位坐了十分之二不到。接着去看中餐厅,亦是一样的惨淡情况。去前台看客房的入住率,以昨晚为准入住率仅为百份之十六。他大麻烦一个啊,凌微说我有百份之九十的操作空间,看见这么悲惨的数据,我心里还是难免发毛起来!

后续精彩内容,请关注下方微/信/公/众/号,回复书名【职路高升】即可进行在线阅读!

上一篇: 《无良医少》全文(完整版)在线阅读
下一篇: 最后一页
相关推荐